彭斯为何批中共“奥威尔式”制度 实施全民监控


“老大哥正在看着你”(“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这句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小说《1984》里面的金句,被很多人所熟知。

彭斯批中共“奥威尔式”制度
本月初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对华政策演讲当中,在抨击中共多项政策当中,特别指出了中共的“社会信用评分”制度。他说这个制度是“奥威尔式”的,是在企图全面严厉监控民众的生活。

 

彭斯说的“社会信用评分”,源自于中共2014年提出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中共想在2020年之前,建成一套“社会信用体系”,包括全面收集所有公民上网、信贷、税务、行政处罚和违法记录等等资料。也就是说,要对14亿中国百姓的信誉度实行全方位的记录。

大家知道,很多国家都有信用积分制度。拿美国来说,它也对人们的借贷金额和还款记录等信贷资料做着记录,人们每年可以免费得到一份关于自己的信用报告。这可以很好地规范人们的行为,确保社会经济、金融能够有效地运行,使社会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

但是中共的“社会信用体系”却不是这么简单,到它这里已经“变味”了。它不只是考虑信贷资料,几乎包罗万象。包括信用历史、行为偏好、履约能力、身份特质和人脉关系等等。也就是说,谁的脸上长了一颗痣、谁的腿脚有问题,这些带有个人明显特点的东西,都会是中共特别记录的。换句话说,只要你在社会上行走,那么你的一切,都将被中共记录。

中共的全面收集信息系统
去年底,百度提供技术支持的“信用中国”平台已经成立了。据《苹果日报》报导,这个平台打通了44个中央部门、32个省级平台和12家民营企业的信贷资料库,包括阿里巴巴旗下的芝麻信用、腾讯旗下的微信等等。

就是说,曾经在这些地方注册过的信息资料,都成了中共“大数据”的一部分。德国维尔茨堡大学教授奥伯曼(Björn Alpermann)认为,从全国性计划到地方试点项目显示,这是一个涉及方方面面的非常全面的收集信息系统。

那么中共建立这个“社会信用体系”,它究竟要干什么呢?香港时事评论员桑普对《大纪元》表示,“人人都被监控”,目的是把中国变成“大监狱”。在今年6月,中共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的一次会议上表示,“要让失信者寸步难行。”

据澳洲广播公司(ABC)报导,中共从今年5月起已经试行监控几百万人。每个人被分配一个分数,满分是800分。这个分数除了影响自己,还会影响到家人和子女。如果被扣除的分数过多,甚至被列入黑名单,那么将意味着不能购买机票,不能乘坐高铁等等。

“维权”被上黑名单
43岁的刘虎原是一名中国的调查记者,多次报导维权,也曾揭发中共官员的贪腐。他在去年底发现,自己已经被列入了黑名单,被认定“不诚实”。因此他不能购买高铁车票,被困在了重庆家里不能出远门。

对于被列入黑名单的原因,刘虎认为是遭到了中共的报复。2015年他曾指控一名中共官员敲诈勒索,但对方却起诉他诽谤,结果刘虎输掉了官司。刘虎说,“有很多人被错误地列入了黑名单,但是他们无法避免”。

中共当局声称“让国家更诚实和可以信赖”,但它并没有说明这个积分办法和列入黑名单的标准如何运作。更值得注意的是,被评分者能不能提出异议,这个系统本身是不是合法,都没有明确说明。

很明显,中共政府希望让官僚仅凭著一点琐事就可以严格限制人民的权利,《华尔街日报》在评论中这么说。而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欧伯格(Mareike Ohlberg)把中共的这个信用体系比作是“社会怪胎”,它将造成超出常规的严厉惩罚,子女无辜受牵连,个人名誉彻底毁灭等等。

据中共官方称,目前已收集黑名单讯息约1364万条。也就是说,像刘虎这样被列入黑名单的人,现在已经有1364万,他们在很多方面都会受限。甚至可以说,这些人被排斥在了社会之外。

“档案袋”的扩展
其实中共当局对个人信息进行记录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从毛泽东时代,所有人从上学开始,都有一个自己看不到的“档案袋”。无论是工作分配、学校选拔还是政治审查,这个“档案袋”都是中共对个人进行评价的重要资料,会跟着人一辈子。

而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档案袋已经无法满足中共越来越高的要求。出于政权垮台的恐惧,它要随时随地可以调阅人们的信息资料,加强监控。而“社会信用体系”就成了它实施监控的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

而对于这样的一个“社会怪胎”,刘虎认为大多数中国人不明白,“数字化集权”的国家会发生些什么。他说“他们的眼睛瞎了,耳朵被堵住了。他们对世界知之甚少,生活在幻想中。”

中国问题专家李善鉴对《大纪元》表示,从当初的档案袋到现在的“社会信用体系”,中共一刻也没有放松对公民的控制。它利用这个信用制度,把中国已经变成了“奥威尔式”的社会。

李善鉴指出,中共是撒谎欺骗的党,说信用的本身就是莫大的讽刺。它自己不被约束,可以利用这个信用机制,随意做出任何事情,维护它的统治、实施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