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法轮功学员金顺女被中共看守所折磨致死


辽宁抚顺市朝鲜族法轮功学员金顺女,2018年9月19日到抚顺市顺城区新华街道顺大社区开证明时被警察劫持,非法关押到南沟看守所,期间被迫害致昏迷不醒,10月10日含冤离世,终年66岁。

明慧网报导,开证明过程中,她告诉工作人员,法轮功修炼者按“真、善、忍”做好人,结果有人拨打110叫来顺城区新华派出所的警察,将她非法抓捕。

10月6日,看守所警察打电话告知金顺女的家属,金顺女在抚顺市中医院被抢救。当家属赶到医院时,看见她处于昏迷状态。警察让家属签字,说如不签字就重判金顺女,签了就放她回家。她的女儿被迫签了字。

丈夫、女儿陪护了金顺女四天,但她一直没有醒来,于10月10日早上4点多离世。

金顺女与丈夫沈善一修炼法轮功二十多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被绑架五次;一家三口十三年不能团圆。

2002年夫妻俩被非法抓捕,金顺女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丈夫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女儿沈春婷跟随母亲炼法轮功,也被非法劳教三年。

金顺女是抚顺市国营8231厂退休工人。1997年初,她帮助别人办理出国劳务,21人共拿出十万三千元,由她转交给抚顺顺城地区的干部戴国良。没想,戴拿到钱后消失不见,把这笔钱及另外更多人的数十万元全部卷走。

这对金顺女精神上打击很大,导致她患有神经官能症、低血压、眩晕症、胃炎、肾病等。就在她不想活下去的时候,1997年10月,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不知不觉中病全好了。她曾激动地说:“是法轮功给了我健康和美好,使我有了为他人着想的心。”

金顺女修炼法轮功后,和丈夫把十万多元的帐替失踪的戴国良还给了受害者。她说:“我要是不炼法轮功,我是不会这样做的。”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金顺女被非法抓捕、拘留,后又被送到武家堡子劳动教养院强制洗脑半年,当时该教养院向她勒索了1,500元。

2000年1月7日,金顺女的家属被顺城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办公室勒索了1万元钱,她才被放回家。

同年过年前夕到2001年之间,金顺女被非法拘留一次、劳教二次。劳教期间,她绝食反迫害11天,又被实施强行灌食迫害。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金顺女遭受过种种酷刑折磨。

“劈腿”
2002年4月6日,金顺女到李石寨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李石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送入戒毒所。

李石派出所张姓所长对金顺女刑讯逼供。其中的一种酷刑叫“劈腿”,就是一个人坐在受刑人的一条腿上,另一个人突然将她的另一条腿往后劈过头顶。

金顺女只被劈了一次,就昏死过去了。警察还是继续对她使用这种酷刑,劈了这条腿又劈另一条腿,胳膊也是这样往后劈。等金顺女从昏迷中醒来时,才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当时在场的警察说:“这个人真有挺头。”

金顺女于2002年11月被非法判刑十三年;2003年4月8日,被送到辽宁女子监狱,继续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

金顺女到女监后给其他法轮功学员传送法轮功的经文,被发现后,警察扒光她的上衣,从头顶往下浇凉水,然后用电棍电她,电得电棍没电了就继续充电;电充足了又开始电她的嘴,大约电了两个多小时,她的嘴被电肿了,几个月都合不上,全是大水泡。

暴打和体罚
2004年3月,监狱为了提高所谓“转化率”(强迫放弃修炼),对各监区法轮功学员进一步迫害。

一天晚上收工之后,金顺女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叫到活动室,被管事犯们殴打、辱骂、恐吓、威胁。她们把金顺女的裤头扒下来塞进她的嘴里,几个打手拎着她的四肢,把她的身体按到地下,对她拳打脚踢,逼其“转化”。

打手让金顺女背监规,金不背。警察郭桂婕指使犯人毒打金,拿衣架打她的后背,用胶皮棒子抽打所有法轮功学员。

金顺女的后背被打得呈紫黑色,伤痕累累,没办法仰卧,呼吸困难,却没被送往医院治疗,还被逼迫背监规。一值班的警察看到她后背的伤痕,出了同情心,不再逼她背监规了。

禁止睡觉
八监区规定,在押人员每天夜晚12点后才可以睡觉。金顺女患了肾炎、高血压、心脏病,身心受到摧残。正常上厕所都要受到严格的限制,所以尿裤子是常事。

有很长一段时间,别人可以睡两三个小时的觉,而金顺女却只被允许睡一个小时左右。每天又困又累,还被逼做繁重的奴工,天天如此。

2013年前后,金顺女高血压230,眼睛睁不开,脑袋像扣个大锅盖似的,有一次心脏偷停昏死过去,在监狱医院住了几天,被抢救过来。她在沈阳医科大被检查过三次,被确诊患有心脏病。

2015年4月5日,结束了十三年地狱般的冤狱后,她只能领到不足500元的生活补助。其丈夫当时被单位开除,没有工资,两人就靠这点钱生活。到退休年龄时,她正被非法关押,没法办理退休手续;出狱后,她得不到基本养老金。金顺女去找过有关部门,但没人理睬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