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总是选择走最容易的路 最后无路可走


中国经经济可以说是千疮百孔,制造业下滑,出口减少,股市下行探底,消费增长减少,债务就像一颗炸弹随时会被引爆,各地方当局以来的房地产也开始转向等等。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中共执政者选择了最容易走的路,结果走进了死胡同。

日前,深圳上善若水投资合伙企业创始人兼投资总监侯安扬撰文小结了过去10年来中共的经济政策,他表示:“过去多年的经济刺激,每一次都有理由去选择当下趋利避害的道路,但最终还是回避问题、把问题拖延到最后。”

以下是《走最容易的路 最后无路可走》一文。

过去10年,作为亲历者,我明显能发现政策制定者的出发点就是:选择最容易走的路。

很多时候,有一种说法,就是换谁当政都差不多,因为各种条件限制,只能做一种不得已的选择。

多年工作经验,我觉得这事既对也不对。对的是这事是普遍存在的,古今中外都如此。不对的是确实有些领导人(无论是国家也好、企业也好),会有远见,有先见之明,就会选择一条正确但是阻力重重的路。

问题是,有好多事情你当下做了不知道好处,比如保持规律的生活习惯,保持锻炼身体。有好些事情你当下做了会马上见效但是未来会有恶果,比如鼓励居民加杠杆买房。

一是取决于认知,人类的认知是很难全面的,任何个人都不行,做投资的也知道巴菲特也犯过几次错误,那说明即使到了股神的地步了,也很难有全面无所不知的知识。这种错误是很难避免的,只能不停地学习开拓自己的能力圈。

二是取决于自律。即使知道利弊,但是由于当下种种困难和限制,还是采取了很多饮鸩止渴的做法。这几年的很多经济政策,就是如此。其实很多人投资也是,明知道当下价格便宜,但是由于担心短期亏损,就是不敢投资。

我们经济、股市走到今天,有一种四面楚歌的感觉。我周末做了个小研究,加上自己在这市场也经历过,就做一个简单的回顾。

但是可以先把结论放在这里:过去多年的经济刺激,每一次都有理由去选择当下趋利避害的道路,但最终还是回避问题、把问题拖延到最后。

一切的起点从08年4万亿开始。

当时,因为美国饮鸩止渴搞了大规模的房地产泡沫,叠加了更加乱搞的金融衍生品,爆发了多年难得一遇的金融危机。

这里,也顺便说说,美国在纳斯达克泡沫破灭时,当时格林斯潘不停地降息,和当时美国政客号称让家家买得起房的“美国梦”,催生了05-07年的房地产泡沫。拖延问题并不是我们的独有专利。

回头继续说我们。

当时为了应对金融危机,我们就搞了4万亿这么大的刺激。说是4万亿,叠加地方政府的钱,就已经是十万亿了。07年,社融规模是6万亿;08年,是7万亿;09年,直接变成14万亿。

这个就是当时的搞法。

从朱镕基90年代整顿财政后,到08年前,地方政府也没有什么超过财政预算的做法。但08年4万亿开始,大家都大干快上了。那之后,开始学会城投融资,大量的钱开始往城投平台涌入。

到10年经济过热,很多项目已经开工了,没法停下来,银行监管也日趋严厉。慢慢就有些聪明人通过信托等方式开始融资。影子银行开始萌芽。

13年,一开始想着把问题掐在萌芽中,但是很快搞了钱荒出来。这可不行啊,太难受了。当然这个事情也搞得过头,违背了金融市场的基本规律。

但之后,各种政策开始松绑,接下来就是什么资管通道啊,基金子公司啊,过量的信贷就开始出来。

14年,整个资本市场的利率大幅度往下走,影子银行问题已经被监管层提及。但是,确实没有任何抑制的举措。整个政策都是在嘴上喊喊而已。

这一年,有个提法开始出来,就是扩大直接融资市场。这下好了,股市上涨成为一种zhengzhi(政治)正确。

但是,如果你看过股市的泡沫史,你会知道,但凡发动国家牛市的,都没有好下场。这国家牛市,法国搞过,科威特搞过,最后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15年年中,股市开始崩盘。为了应对崩盘,就开始用国家队来救市。但是,救市的资金入市太早,导致国家队巨亏N万亿。如果贸然退出,那签字同意救市的领导就有把柄了,最后还是留在市场里不停地割韭菜。这下又引发了A股市场生态的巨变。

而且,当时因为救市,引发了汇率不稳(当然央行货币换锚是更核心的因素),人民币开始进入贬值趋势,为了应对资本外逃,就进行了外汇管制,到今天管制反而越来越多。

15年下半年,为了应对国企利润下滑带来的问题,以及股市崩盘等的问题,又搞了供给侧改革,住房去库存等。我当时评估这个在未来会造成严重的问题,一是消费力下降,二是房地产风险骤然上升。

这种分析,一点都不难。我并不认为是拍板的人不知道,连我都能看出来了,领导还能看不出来么?但是选择的政策框架是对未来的严重透支。

说实话,当时真的是失望透顶。

16-17年整个经济处于补库存阶段,稍微缓和了。但是,一个特别严重的问题其实已经埋下来了。

那就是房地产。

从16年起,如果算18年的话,连续3年居民的负债累计增加有20万亿。按照按揭还款的正常比例,怎么一年也得多1-2万亿的还本付息来。

这钱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这可是国民拿自己未来的收入换得的。今天花多了,明天就少了。

少了的东西是哪一些呢?

消费。

到今年年中,消费是开始断崖跳水。

这个数据我一看,就非常明显的,因为可选消费品跌幅很大,日常消费品跌幅很小。这是典型的居民没钱了、经济衰退特征。

到现在,媒体猛然发现这些政策都带有巨大的副作用,整个经济有一种弹尽粮绝的感觉。但回顾过来,整个政策变动的前因后果串起来,我就发现一个事情:这些都是短期拖延问题从而造成长期问题的做法。事中的看,好像短期最优的做法是不得不这样做,谁上来都一样,但是最后的结果就是问题不可避免的集中爆发。

因为金融危机;出台4万亿政策;因为4万亿政策,产能过剩问题出现;因为产能过剩问题,想着去转移杠杆;因为想着转移杠杆,就想着搞国家牛市和房地产涨价去库存;因为股市和房市都圈了钱了,进而又出现居民消费下滑问题。

看到没,一环扣一环。每次都有道理。最后的因果链非常明显。一直走最容易的路,最后无路可走。

如果在一开始发现问题时,就采取正确的做法,或许结果不太一样?

假如有平行宇宙,另外一个宇宙的中国,是不是就有这种结果呢?

但不管怎样,把问题扼杀在萌芽中,我相信肯定是更好的做法。

在翻资料时,我家娃的同学来告状,说娃在幼儿园欺负她,给她起了个不雅的外号。本来管孩子的事,我的基本原则是言传身教尽量不体罚的。弄清楚原委之后,确实是我娃做得不对。

为了把问题扼杀在萌芽中,我就打了他十下屁股,扣他十颗积攒可以拿来换玩具的小红星。

不为什么,而是要让我娃明白,做错事情是有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