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前北京为何惊现数万人集体抗议

周一(7月24日)数万名“善心汇”投资人担忧血本无归进京,但他们抗议的不是投资公司,反是当局对公司的调查。

在中国,投资失败引发群体抗议事件近年来屡见报端,但这么大规模的抗议以及抗议时间实属罕见。除部分去了中纪委和信访办外,大多数投资人都集中在北京南边的大红门,距离中南海数里外;而中共几个月后将召开十九大。

《纽约时报》指:“这场抗议似乎有意让(中共)政府难堪”。当局派出上千警察维稳,封锁道路和切断通讯信号,连地铁大红门站也临时封站。

从网上流出的视频来看,抗议人群声称投资公司“善心汇”遭公安迫害,多人跪地拉横幅,上书“湖南永丰公安迫害”等字样,呼吁政府过问他们的诉求。现场挤满了人,以中老年人居多,还有残疾人;四周则布有大批警察戒备。

随后,北京警方定性抗议活动为“非法聚集,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几小时后,警方调来大巴把抗议人群拉走。而在天安门广场静坐请愿的另一批人士,被抓进久敬庄关押,警方当晚再次展开大规模抓捕行动。到截稿时,尚不知有多少人被抓。

触发事件的“善心汇”究竟是什么机构?知情人士透露,其以慈善名义运作,但实际与传销公司无异;运作方式是会员投资(称捐助)一笔款项后,可以得到定期回报(称其他会员的捐助),且回报额远高于市场同类投资项目的回报率。

扶贫是噱头 高收益集资是真
“善心汇”的网站目前已被查封,从网络存档的资料来看,其以“扶贫济困、均富共生”为口号,并提及“共产主义(均富的社会主义理想化经济模型)、精准扶贫、供给侧改革”等热点。经常搞公益活动以及捐助活动,活动时的统一标志是:一群人身着红马甲。

善心汇的实体是“深圳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于2013年5月注册,企业法人代表是张天明。从2016年底到2017年3月期间,在大陆多地密集注册100多家“X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发展迅速。

根据善心汇公布的数据,2017年1月,加入正式排单的会员突破100万。据悉,投资额在3千以及3万两个额度的会员较多,依次推算善心汇的筹资规模可达数十亿甚至上百亿元。

很多人加入“善心汇”都跟投资的高收益有关,也让很多人怀疑钱从何而来?善心汇的自我宣传材料否认其有集资一说,指旗下有旅游业、房地产、商城等实体企业赚取利润、支撑整个系统。

但这一说法很难自圆其说。对比中国国内的上市公司中,以十年为周期,年收益超过15%的也只有32家,而善心汇的常见两款投资产品月收益就能达到15%-48%,显然无法用物业或实业投资收益来解释。

经初略计算,投资善心汇1-3千元(贫困级别),在15-20天内获得30%的回报率,每月平均可净赚414-1,243元。小康级别的投资(1-3万元)每月也可获得1,550-3,500元的回报,在20-40天内获得15%-20%的回报率。除了投资后享有返利外,会员还可以发展下线、享受奖励返还。

大陆《新闻纵横》暗访善心汇高管高永生,其介绍说:善心汇“就是一个金融项目”,而扶贫只是开拓市场的策略。

传销行骗和公安借机敲诈
对善心汇是不是骗局,在网络上早有两边倒的讨论。尤其在公安正式抓捕善心汇高管后,入会的会员称公司不是行骗,是公安在迫害。

官方与抗议人士的争执之一是善心汇是否行骗?大陆媒体引述中共工商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有关人士的话说:“不管传销组织如何变换手法伪装自己,只要同时具备‘交入门费’、‘拉人头’、‘组成层级团队计酬’这三点就可认定为涉嫌传销。”

但部分入会的会员不认同官方说法。

争执之二是投资人认为引起此次群体上京抗议,另有隐情。《纽约时报》采访了一名“善心汇”投资人、40岁的赵国胜(音),他今年投了3,000元入会。他说,是湖南省永州政府官员以传销罪名相威胁、敲诈善心汇在先。

另一名会员刘小姐表示,董事长张天明于6月被永州公安局抓走后,当时大批会员在永州一带抗议,当局后来释放他。条件是当地公安要求张天明交出2,000万费用,才让他继续经营。怎料在1个月后,他再次被永州公安局抓走,会员在忍无可忍下,才会出外抗议。

这些说法在微信圈以及网站上都有传播,但目前大量的信息已遭删除,包括百度贴吧等已移除善心汇的相关讨论。

受害人的钱能还吗?美赔偿机制可借鉴
“善心汇”在被定为非法传销组织后,数万计担心血本无归的“投资者”涌入北京,在最高人民检察院以及中纪委等机构门口抗议。据参与抗议的人士估计,有十万人参加周一的集体活动。

这些年,中国大陆以金融互助、爱心公益、慈善互助、慈善基金等形式,进行各种网络传销和非法集资犯罪活动高发。公众听到的都是当局如何破案,却没有得到受害人被妥善处理、获得赔偿的事宜。

据悉,加入“善心汇”的不乏残疾人士以及失业工人等弱势群体,而且以中老年人为主。他们的钱能收回吗?骗子获罪,不应该受害人自行埋单。受害人担忧政府定性“善心汇”事件后,中共当局把钱没收、据为己有。“等猪养肥了再宰”,是很多网友就“善心汇”事件的回应。

本来作为庞氏骗局,利用新投资者的钱、向旧投资者支付回报;在捐款、获他人捐款的不断循环中,会员及相关人士获得回报;等到资金池一干,最后就是项目崩盘。或许国外处理庞氏骗局的方式值得借鉴。

2008年,美国发生的马多夫(Bernie Madoff)庞氏骗局。马多夫是纳斯达克交易所前主席,他开设马多夫对冲避险基金,作为投资骗局的挂牌公司。其设计的层压式庞氏骗局,诈骗涉逾650亿美元,被称为世纪骗局。在2017年(十年后),当初的绝大多数受害者(多是老人和慈善机构)都能获得赔偿。

因为庞氏骗局对投资个体的冲击非常大,有些受害人依靠养老金、社会救助生活,或许投进一生积蓄,所以能够获得赔偿、多少能够让他们弥补部分损失。

在马多夫被定罪后,美司法部下属的资产冻结分配项目部、专门成立了马多夫受害者基金,任命专人负责管理赔偿事宜,包括收取受害人的赔偿申请,识别以及支付补偿金给受害人。

到2016年5月,共审理6.4万件索赔案件,其中有2.5万件符合索赔资格,还有3万件因为申请材料不完整等待裁决,拒绝索赔的只有7,500件,约占总数的12%。

而美国媒体也一直在跟踪此事,为受害人说话。比如负责处理赔偿的基金公司本计划2016年开始偿付赔偿金,但是鉴于赔偿数量和索赔复杂,推迟到2017年发放,就被媒体追踪问责。到今年5月,该基金表示2017年赔偿的金额和数量会比预期大,可能是之前批复赔偿金的2倍甚至更高。

除了受害者基金外,另一家需赔偿的Breeden公司到目前为止,也支付了3,880万美元给受害人。原公司旗下的2,227个账户中,有1,264个账户、投资额度超过116万美元的人士获得赔偿,获赔人数超过受害人的一半以上。

在正常社会,有一个良性的运作机制,可以妥善处理群体性事件;对比中共治下的中国,群体性事件与其说是缺失处理的机制,不如说是官方信任的破产。